·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文艺副刊  ->  创作  -> 正文创作

万物生长惟立夏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7日 来源:

  立夏,顾名思义,夏天就此开始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江南立夏时节最典型的风景。清代苏州人顾禄在《清嘉录》中记载:“立夏日,家设樱桃、青梅、穗麦,供神享先,名曰‘立夏见三新’”。农历四月,是樱桃红了的好时节,清代王国维就有“飞来衔得樱桃去”的憧憬,苏东坡也有"樱桃烂熟滴阶红"的感叹。李清照《点绛唇》中“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是青梅在古诗词中的惊艳亮相,将少女的羞涩情态与梅子青涩感融为一体。

  “一把青秧趁手青,轻烟漠漠雨冥冥。”谷雨一过,立夏时节的江南垟,不再是“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而是“四时天气促相催,一夜薰风带暑来。陇亩日长蒸翠麦,园林雨过熟黄梅。”最早开放的梅花是诗歌的宠儿,它的果实同样不甘寂寞:“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此时,当微雨不再带来寒冷,我母亲的小院里的枇杷黄了,桑葚紫了,铁线莲花开时,夏天也悄然而至了。而广袤的江南垟就更热闹了,蛙声蝉鸣,草长莺飞;天虫破卵,一日十桑;水光荡漾,稻秀如稚;绿肥红瘦,瓜果遍野。万物从此皆长大,盛装打扮,窈窕翩翩,去赴一场盛夏光年的舞会。

  绿色,此刻统治大地;暑热,此时召唤万物。谷雨初插一如刚入幼稚园小娃娃的秧苗,此时已风华正茂,给江南垟大地母亲披上一袭翠绿的长裙,在南风中飘飘蝶动;蚕宝宝破卵而出,贪婪地啃食着桑叶,想给自己织就一件洁白的婚纱,早日蛹化成蝶。那些冬眠的冷血动物也不甘寂寞了,夏天就是它们最舒畅的时光,无尽的阳光和温暖,让它们充满了活力;而它们学会了用体内燃烧的方式抵抗寒冷的生命,这过量的热,却成了难以招架的酷暑逼诱。蛇出洞,蛙鼓噪,蚯蚓出,蝼蝈鸣;在鸟儿厌倦了一年的歌唱时,蛙儿和蝼蝈们却热情洋溢,“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蝼蝈,蝼蛄也,蝼蛄也开始在田间鸣叫,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随着蝼蛄的鸣叫,夏天的味道浓了。蚯蚓是地地道道的阴物,生活在潮湿阴暗的土壤中,当阳气极盛的时候,蚯蚓也不耐烦了,出来凑凑热闹;在路边随处可以看到,蚯蚓掘开湿润的泥土,活泼地钻土入地,像是指挥万物复苏的“提调官”。蚯蚓是黄鳝的最爱,进入江南垟的五六月也是鳝鱼的繁殖期,也是这些农村野蛮生长起来的孩子捉鳝鱼、换零花钱的最快乐的时节。

  鳝鱼,俗称黄鳝,也叫蛇鱼、血鳝,肤色有青、黄两种,黄色的鳝鱼最为常见,其形像蛇,故江南垟一带就俗称其为“蛇鳝”。立夏时节正是抓黄鳝的的黄金季节,儿时捉黄鳝不仅可以带来童年的快乐,也可以解决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的嘴馋,还可以给找到逃脱做作业的理由,更可以为自己和家里带来一笔“不小”的零花钱和“可观”的收入。一到立夏,我和小伙伴们放学后就常常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向着绿油油的稻田进发,约着一起去捉黄鳝。捉黄鳝,一般采用两种方法,一种是抓夜黄鳝,一种是用蚯蚓钓。一般从每年的四月初到五月底时抓夜黄鳝的最佳时机,黄鳝在晴天的晚上大多都会出来晒水觅食,只要不受到很大的惊吓几乎都不会动,只要用手电筒把它照住直接用手抓即可。但抓夜黄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是一项技术活,像我这种被母亲称为手指头上没有“鳞”的人,就无论如何抓不住黄鳝,抓住了,也会从我的手指缝间溜走,为此常常被小伙伴嘲笑。而我那些小伙伴个个却是捉鳝高手,只见他们发现稻田间黄鳝后,先用手电筒的强光把她照住,然后轻握拳头,温柔地伸出中指,瞄准黄鳝的中间段,迅速用中指叉住黄鳝的肚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黄鳝带入小水桶里,看的我羡慕不已。

  对于我的辛勤劳动,母亲有时也会发慈悲心,她也会杀一些小黄鳝给吃,如果邻居也有杀黄鳝,母亲还会把鳝鱼骨要过来,一起煮起来给吃。母亲深信鳝鱼的骨头布满钙质,还有各种维生素,对这些正在成长的孩子,大有帮助。而且母亲还不洗,就放锅里煮。对于母亲的行为,我每次总是心怀诧异,母亲说黄鳝骨头上还带着鲜血,那是最为滋补的,洗净多么可惜。每次黄鳝骨总要煮好几个小时,熬到深夜,直到鳝骨几乎在锅中化成汤水,水面上浮着油花,这时,妈妈会撒上一把葱花,把叫到灶间,一人一碗汤,上面浮着几片鳝鱼肉,细细地咀嚼着鳝鱼肉,品味着清甜香浓的鳝骨汤,有一种无上的幸福和满足。在那个物质匮乏我家极为贫困的年代,小时候我能长得胖胖的,我相信母亲一定是把她对我的深情与爱熬进了那平凡的鳝骨汤里,使身强体健,在普遍营养不良的农村孩子中,总是气色红润,精神饱满。

  “夏早日初长,南风草木香。”万物生长惟立夏,风暖人间草木香。如今故乡耕田的人已越来越少,儿时的伙伴们也各奔东西。大部分田地荒芜,还在耕种的一小部分农田主要靠化肥和农药来维持收成,而黄鳝是最怕化肥农药侵袭污染的。再加上现在的人喜欢采用下黄鳝笼子,电黄鳝等过度性毁灭性的方式捕捞。造成野生黄鳝越来越小,越来越少,濒临灭绝。过去那种和小伙伴们在郁郁葱葱稻花飘香的稻田里天真无邪自由自在钓黄鳝,一起品尝野生黄鳝的美味,谈天说地其乐融融的场景恐怕只能在梦里追寻回味了。而对昔日江南垟的孩子来说,步步走近的夏季还有另一件更美妙的事儿——下河洗澡!下河的信号已经发出:淡紫色的楝树花盛开了——等它凋谢的时候,就可以整天泡在水中了。绿秀万木,夏日初长。“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何其美哉!(薛思雪)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